前衍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免费领取
  • ◆ 300个产品发布权限
  • ◆ 首页广告位
当前位置首页> 化工资讯> 印度原料药『紧缩』与国内药企的『波澜不惊』

印度原料药『紧缩』与国内药企的『波澜不惊』

发布时间:2020-03-26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阅读:389

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的背景下,感冒药的危机已经悄然来临。

3月3日,印度对外贸易总署发布通知,限制包括扑热息痛、替硝唑、红霉素、克林霉素在内的26种原料及其制剂的出口。可以看出,此次印度禁止出口的原料药和制剂都是感冒药、抗生素相关产品。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结果显示,这些对应的中国药品批文达到8842个,华润双鹤、四川科伦、正大天晴、广州白云山等诸多知名药企均有涉及。

此令一下,却并没有在国内原料药市场上引发较大的反响。究其原因,我国作为原料药出口第一大国,仿制药大国,国产原料药的种类丰富和,产能潜力较大。即使印度断供感冒药原料药出口,国内医药工业企业也能够自给自足,或者采购到充足的货源。但同样我们应该注意到,印度原料药限制出口而余出来的全球市场空白,应当是国内原料药企当之无愧的“囊中之物”。

印度疫情下“退避三舍”

国内原料药供应充足

在药品生产或者是研发过程中应该担心的问题是什么?有的人认为是资金,有的人认为是人才,固然这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但没有资金可以融资;没有人才可以培训招聘,可在生产和研发过程中若突然出现原料药断供,这才最令人担心。

由于担心当下全球突发卫生事件导致供应面临危机,印度有关部门在3月3日表示,将正式开始限制26种活性药物成分(API)和与之相关的药物出口,以优先满足国内需求为主。期中包含许多感冒药制造所必须的原料药,例如扑热息痛、替硝唑、红霉素、克林霉素等。

印度政府在同一天下发出口限制令时明确,上述药品要优先供应国内需求,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对供应链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一直以来,印度原料药在全球原料市场上质量和口碑较好,而且价格较低,所以印度原料药出口产业发达,是除我国之外的第二大的原料药出口国。原料药行业专家毕勇认为印度限制原料药出口其实有些无厘头。以Sun Pharma(太阳药业)、Aurobindo Pharma(阿拉宾度)为代表的印度原料药企业实力在全球原料药生产企业中也能占据前列,若是印度一旦进行限制出口,将会影响全球原料药市场和化学药物产业。

“若是印度限制原料药出口,印度本国的原料药企业的销售将受到直接的影响。个人认为印度做出如此举措,较为盲目,没有合理的动机。”毕勇认为,印度作为世界第二大原料药大国,制药企业一般而言都有库存,库存供应两三个月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印度本地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二是印度判断全球疫情发展前景悲观,有意储存原料药。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约10万人,韩国、日本、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感染人数不断增加,相关治疗药物需求暴涨已可以预见。此时,印度率先按下限制出口的按钮,这无疑是给全球感冒药物生产“釜底抽薪”。

毕勇认为,若是印度原料药持续断供三个月以上,对全球原料药供应状况的打击将是巨大的,而国外化药工业必定受到影响。而对于中国国内而言,倒不用特别担心。因为虽然印度原料药在国内应用广泛,跟国内诸多药企有长期合作的关系,但是印度的原料药在国内都有对应的替代品,只不过印度价格相对较便宜,质量较好。

而据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此次印度禁止出口的原料药和制剂都是感冒药、抗生素相关产品,这些对应的中国药品批文达到8842个,华润双鹤、四川科伦、正大天晴、广州白云山等诸多知名药企均有涉及。但业内对于印度断供该类原料药的担忧普遍不大,

我国医药工业企业除了能够在国内找到原料药的替代供应商之外,因为原料药价格上涨和垄断方面的原因,很多大型医药工业企业出于大宗原料药供应安全、降低生产成本等因素都开始或者已经建成原料药生产线,加上常规库存,此次印度断供原料药对于国内医药工业企业正常生产影响不大。

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积极抢占印度阵地

据统计,近年来,中国原料药市场价格的平均涨幅超过8%,而同期全球原料药市场的增长只有4%到5%。主要是因为2018年国家机构改革后,新组建的市场监管部门,集中了反垄断和市场监管作用,已经对原料涉嫌垄断,抱团涨价的行为做出了严厉处罚,相继开出多张千万罚单,加之国家药监部门也将原料药纳入了关联审批,原料药涨价势头刚刚有所遏制。

此次印度限制出口,国外的原料药价格上涨不可避免,全球疫情进一步蔓延必定造成原料药市场流通紧张,价格受市场供应状况影响程度较大。在国外价格率先上涨的基础上,中国原料药行情也开始一路走高。据相关媒体报道,节后维生素最高提价幅度达到30%,生物素甚至达到50%以上。但毕勇认为不必太过担心,国内与国外原料药市场不一样,政府对于原料药行业的价格管控长期以来较为严格,国家不会允许原料药价格出现大规模上涨,加上国内原料药产能潜力巨大和品类齐全,国内原料药价格进一步上涨的可能较小但整体价格还是比印度高。

值得一提的是,从国家医保局,甚至是国家层面发文看,2020年制剂价格进一步降低仍然是主流,平均降幅已经达到了50%以上,还有一降再降的趋势,不断刷新最低价。此次印度原料药限制出口,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有可能会影响诸多药企在招标过程中的勇气和底气。

然事实胜于雄辩,现阶段,福建、江苏、上海等地已经开始逐步开始接受企业申报,降幅仍然十分可观。众所周知,药品的主要成本是原料、辅料、人力成本和销售费用。在降药价的主旋律之下,药企只有降价才能活下去。面临廉价的印度原料药断供和国内招标采购降价双重压力,医药工业企业的日子确实“难熬”。

毕勇则认为企业不必太过忧虑,他认为原料药的成本其实还存在压缩空间,而只要通过降价获得的市场容量将极大分摊生产制造费用,销售费用更不用考虑。只要企业能够坚持在不赔本的情况下争取国内各大地区市场,积极参与各地区集采,通过“以量换价”赢得未来,就能赢得生存发展良机。

同时,从全球疫情的蔓延趋势来看,原料药,尤其是呼吸大、感冒类药物的应用市场巨大,而作为全球第二大仿制药出口国印度“自废武功”,确实给予国内原料药企业一个极佳的空窗期。毕勇认为国内药企应该抓住此次印度原料药限制出口的良机,勇敢出海,占领市场。“齐鲁制药、华海医药、联邦制药等大型国内原料药生产企业预计业绩将受到不错的增益,可以趁此机会扩大产能,优化产品结构,促进企业更好更快发展。”毕勇如此说道。


关键词:印度原料药 国内药企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