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衍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免费领取
  • ◆ 300个产品发布权限
  • ◆ 首页广告位
当前位置首页> 化工常识> 一个持续了近百年的实验,还在继续。。。

一个持续了近百年的实验,还在继续。。。

发布时间:2020-05-25 来源:漫游药化 阅读:2435

小时候的你肯定见过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摸起来很硬。但是遇热就会变软,甚至是具有流动性。它经常会被放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无人问津!

当有东西,例如塑料桶破了以后,大人们就会把它烧热,然后让其缓慢的滴到破损的位置,凝固后以达到防漏水的目的。

看到这一幕,年幼的你也开始模仿大人的行为,但心灵手巧(笨手笨脚)的却不小心把黑乎乎的东西滴到了手上,顿时你被一股滚烫的、粘稠的液体烫的哇哇大叫!甚至是惹来父母的责骂...


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对!它就是沥青块,一个看似形如固体的玩意,在常温下可以被摔碎,可以用锤子敲碎,这个东西在我们看来它跟石头无两样,就是个固态物质。


沥青主要有三种类型煤焦沥青、石油沥青和天然沥青,前两种是人造沥青,主要是煤炭炼焦和石油蒸馏的副产品,最后一个是天然状态下地下储存的沥青矿。

沥青是一种有机物质,主要成分是碳氢化合物,当然也包含一些非金属的衍生物,组成十分复杂,由于它的憎水性常被用来防水、防潮、防腐...

这玩意在我们生活中很常见,如沥青路面、房屋房顶和地面的防水等等...


看似稀松平常的东西,但在历史中有一个关于沥青性质非常著名的实验:沥青滴漏实验。从1927年开始实验以来,至今这个实验已经进行了将近100年,目前还在继续...

上文说沥青在常温下看似是固体,但真的是这样吗?往往真相就隐藏在表象的背后,而现实中的直觉往往具有欺骗性,沥青滴漏实验其实就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眼见不一定为实,直觉是最有欺骗性的一种感觉。

昆士兰大学的托马斯·帕内尔(Thomas Parnell),约1920年。


1927年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物理学教授托马斯·帕内尔认为沥青坚硬易碎的外观具有欺骗性,为了给它的学生证明常温下固态的沥青其实是一种黏度非常高的流体,于是他做了一个实验来测量沥青样品的流动和粘度。开启了一项长达百年,牵动全人类的超长实验。

往往科学实验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和对实验环境的严苛性,我们普通人是无法独立完成的,但是这项实验简单的可怕,没有任何高端的设备,我们自己在家都可以复制同样的实验。


目前这套实验装置依旧放在昆士兰大学,并且在其附近增设了摄像头。

这个实验的材料就是一大块沥青、一个钟形罩、一个底部密封的漏斗组成,帕内尔教授首先将沥青用高温熔化让其流入底部密封的漏斗...


在等待了3年以后,也就是1930年,帕内尔教授觉得漏斗里的沥青已经完全凝固和沉淀,于是就在漏斗的底部切开了一个口子,到这里实验的操作过程就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往沥青缓慢地往下流动 ...

尽管这个实验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它仍然为科学的好奇精神做出了贡献,而对它的投入和它的持续时间使沥青实验成为最著名的实验之一。


昆士兰大学的沥青滴实验,演示了沥青的粘度。

帕内尔教授在有生之年只见证了两次沥青的滴落,第一次是在1938年,也就是漏斗切开的8年后,第二次是在9年后的1947年。

这里说一下,见证并不是亲眼看见,帕内尔教授并没有亲眼看见沥青滴落的那一瞬间,由于当时也没有摄像机,所以无法保存下这个珍贵的画面。

这个实验从1930年开始到1947年,这17年人类正在经历二次世界大战,战争虽然给人类带来的苦难,但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人类科技的发展,这些年人类的飞机飞得更快、更高,火箭也升上了天空,人类首次拍摄到了地球的曲率照片...

但不幸的是帕内尔于1948年去世。


尽管如此,在昆士兰大学数学和物理学院名誉教授约翰·梅因斯通的监督下,沥青滴落实验仍在继续。

在沥青下降实验期间,沥青下降的年份和累积月数。

2005年,梅因斯通和已故的托马斯·帕内尔(Thomas Parnell)被授予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搞笑诺贝尔奖是对诺贝尔奖的恶搞,每年秋季举行。这个奖项是庆祝那些最不寻常和微不足道的科学成就。

搞笑诺贝尔奖是为了表彰那些让人们开怀大笑的努力和成就。他们的目的不是嘲笑,而是尊重每一个科学家的想象力。所以,沥青滴落实验绝对值得这样的认可。


2013年,梅因斯通去世,他又记录了六次滴落,最后一次是2000年的第八次滴落。在2000年的时候,人们已经在实验设备的周围设置了摄像头,但不幸的是,由于储存设备出现了问题,梅因斯通错过了第八次沥青滴落的瞬间。

在梅因斯通去世后,监护权移交给了安德鲁·怀特教授,他成为沥青滴落实验的第三个监护人。这个实验已经成功的熬死了两任监护人...


这张照片是在昆士兰大学沥青滴落实验的设备,和9伏电池进行大小比较。

第九次滴落发生在2014年,是在安德鲁·怀特教授的监护下发生的,但不幸的是,当时实验装置底部的烧杯滴落的沥青太多,已经影响了将要滴落的沥青,怀特教授在更换烧杯的时候不小心把沥青撞断了...

这可以说是一次重大的失误,这直接导致了从实验装置架设到现在,没有人亲眼见证过昆士兰大学沥青滴落实验沥青下落的瞬间。

在第7次沥青滴落之前,每隔8到9年就会出现一次滴落。然而,从第7次滴落以后,研究人员为实验装置所处的地方增设了空调,以控制实验一直存在一个温度恒定的环境下进行,因此第8次滴落用了12年的时间。

目前第10滴沥青正在形成,预计从现在起的13年内将会滴下。现在这个实验装置的状况每天都在直播,外网可看,今天早晨我截下了一张图片。


胖胖的沥青滴正在形成,不过要想让它落下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可以肯定地是第十次地滴落我们绝对可以看到!

虽然我们没有看到昆士兰大学的沥青滴落,但在2013年的7月份, 第一份沥青滴落的摄影记录还是诞生了。


在帕内尔教授进行沥青滴落实验的17年后,也就是1944年都柏林圣三一学院也进行了同样的实验,并且在2013年获得了珍贵的沥青滴落瞬间的画面,也算是为人类完成了一个念想。

你可能会想这个实验有很何用,它告诉我们沥青的粘性大约是水的2300亿倍,是蜂蜜的200万倍。你如果还问,知道这有何用?其实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但是它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眼见不一定为真!

这个实验可以用来跟女朋友抬杠...,让她们相信自己看到的都是假象!


关键词:近百年 实验

分享至

* 免责声明:本平台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是否正确,请您自行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