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衍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免费领取
  • ◆ 300个产品发布权限
  • ◆ 首页广告位
当前位置首页> 化工资讯> 特朗普指责中国搞鸦片战争的那个芬太尼是怎么回事?

特朗普指责中国搞鸦片战争的那个芬太尼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20-07-28 来源:九边 阅读:1307

文章的开头,先说个别的事。

大家知道微博三大“神书”不?

《1984》

《乌合之众》

《动物庄园》

尽管广大微博群众基本没咋看过这三本,不过只要听过这三本书讲了啥,就可以在网上变成一个全能的键盘侠,属于喷子速成手册,我举几个例子大家感受下:

如果谁要是说中国治安好摄像头多,喷子就让他去看《1984》;

喷子说了一句弱智话,被大家嘲笑了,就让大家去看《乌合之众》,反正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乌合之众;

喷子感慨其他人没自己这么觉悟高,就来一发《动物庄园》,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蝇营狗苟的动物。

尽管读过这三本书的人凤毛麟角,如果你真读过,你一般不会到处炫耀,因为这三本书,尤其是《乌合之众》,水平非常非常一般。这本书能火起来,主要是靠这个书名,大部分人读了这个书名就能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鄙夷地看着其他的鸡,获得了某种巅峰体验。

不过我们今天要提到另一本书,也就是《美丽新世界》,在国外一般把这本书和《1984》放在一起卖,他俩说的内容有点接近,都表达的是一种对未来社会不太乐观的感受。

只不过《1984》指向性不明显,本来说的是英国,可是大家看的时候,总觉得是苏联,甚至中情局都大力推过这本书。不过这两年已经不咋聊这书了,毕竟现在全世界搞监听最厉害的是美国人自己,把默克尔都给偷听了,再要是反监听就多少有点精神分裂了。

《美丽新世界》就太明显了,指名道姓地鄙视资本主义,当然里边也没少讽刺苏联,它描述的未来世界里,资本家和工业家亨利福特成了新的神,里边的人浸泡在信息的海洋里,追求感官刺激,滥用药物获取欢乐,性解放,整个社会成了个没有痛苦的集中营。

而且人类被分成好几个种姓,Alpha、Beta、Gamma等等,高种姓长得好看聪明有进取心,低种姓正好相反。这两年时髦的“霸道总裁”另一个说法叫“阿尔法男”,就是从这里来的。

此外还有个东西叫“ABO”,大家有兴趣自己去查吧,也是从《美丽新世界》衍生来的,看完大跌眼镜的玩意。

这里倒不推荐这本书,因为我自己也没看完,只看了三分之一,只把整体设定弄清楚了,这本书翻译太烂了,看得憋屈。不过这本书最大的好处,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发现《1984》的那种“监控型社会”已经不可避免,不过除了犯罪分子,其他人感觉还凑合,连最热爱自由和隐私的美国人也默认了这一点。

但是丝毫不用怀疑的是,我们的社会越来越陷入了《美丽新世界》描述的情况,而且越陷越深。

比如美国那边的一个评论家安德斌就批判说:

消费主义,娱乐至死,大麻,芬太尼,毒品,教育分级,阶级分化,正在腐蚀美国,正在把美国变成美丽新世界中的情景。

他说这一堆东西里,其他的都好理解,唯独芬太尼比较奇怪,我们之前又没少提过这玩意,但是一直没细说,所以今天重点聊下。

1

止疼药文化

我们以前文章里就经常说:

中国滥用消炎药;

美国滥用止疼药

中国人多爱用消炎药想必大家自己也知道,感冒都要来点消炎药。

不过到了美国就能发现,美国的消炎药管控很厉害。他们药店和医院经常是分开的,你去药店买药需要拿着医院的处方,让医院给你开消炎药非常非常难。

不过如果不出意外,大概率会给你来个布洛芬,美国人热爱布洛芬。头疼了,来个布洛芬;痛经了,来个布洛芬;感冒了,也来个布洛芬;甚至失恋心痛了,也来个布洛芬(没瞎说,美国有严肃的研究认为布洛芬可以缓解失恋带来的痛苦)。

最奇怪的是,美国的电视上竟然有大量止疼药广告,药厂日常宣传自己的止疼药是多么的牛逼,多么的药到病除而且无副作用,腰疼腿疼脖子疼,都需要来一发。我经常在想,如果从小浸淫在这种广告中,我也觉得止疼药是多么的正常而且无公害。

而且我个人的感触,美国人对止疼药的态度和中国人对中医的态度差不多,大部分人觉得那玩意“无副作用”,能吃点就吃点,总不会错。

而且众所周知,美国的医疗非常一言难尽,按理说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水平,另一方面美国的医疗系统应该是全世界最坑爹的,大家有兴趣可以上Quora看看,那上边有美国人的日常吐槽。

什么去医院挂了个号做了个简单检查,开了几片布洛芬就收到了1800刀的账单;做了个核算检测后收到了三千美元的账单;去给女儿做了个小手术直接来了个45万刀的账单,还不上钱房子也被收走了。

还有大量的段子,比如大家晕倒前最后一句话是“别叫救护车”,晕过去之后听见别人在给他叫救护车直接吓醒过来了,等等。。。

这也是我们一直在说的一件事,美国和整个美洲大陆一样,属于“富人天堂”,如果你有钱,在那边会过得非常爽,你要是没钱,在哪都差不多。相对比较均衡的是欧洲,不过欧洲比美国排外的多,而且欧洲这几年形势也不太乐观,尤其英国法国,他们自己失业的都一大堆。

医疗巨贵,再加上美国人对自己免疫系统又比较有信心,所以得了病或者有什么不爽,优先来点止疼药。这就形成了美国特色的“止疼药崇拜”。

全世界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奇葩文化,止疼药就是美国人的那一份。而美国人说的众多止疼药里,就有今天要聊的芬太尼。

2

芬太尼是个什么鬼

首先芬太尼是一种阿片药物。

那啥是阿片药物呢?

阿片就是鸦片,从罂粟中提取出来的东西。最早提取出来的是吗啡,这玩意很早就被医生发现可以镇痛,同时还引发欢乐,不过效果一般,还成瘾,很多人得了癌症后需要更强力镇痛剂,这时候吗啡就显得很力不从心。

这个背景下,德国拜耳公司(那个蟑螂药公司)发现在吗啡基础上做一些改良,使新产品比吗啡更容易进入大脑,吸收性更好,药效更强,这种明星款的新产品,就是大家熟知的海洛因。

海洛因比较厉害,镇痛效果是吗啡的4-8倍,而且用了之后不感觉疲劳,精神百倍,拜耳公司觉得这个产品非常给力,所以就给它起名叫“英雄”,德语里的“Heroin”,随后在德国军队里大规模被使用。


而且为了解决海洛因和吗啡的成瘾性问题,德国科学家再接再厉,把毒品的科技树一直往上点,终于研发出来了美沙酮,这玩意比吗啡什么的副作用要小得多,甚至戒毒所经常用这个玩意来帮助毒瘾者戒毒。

这些从鸦片基础上各种提纯、转换,做出来的一系列产品,共同组成了“阿片药物家族”

芬太尼跟他家里的其他成员一样,最早也是想解决吗啡镇痛效果不足成瘾性强等问题。1960年,强生公司(就是那个治脚气的达克宁和各种婴儿用品所在的公司)的子公司,也就是杨森公司科学家接过了德国人的接力棒,对另一种阿片药物一顿研究,大幅解决了药物快速进入大脑的问题。

到此为止,阿片药物取得了革命性的突破,因为以往新产品一般能比吗啡提高几倍效果就不错了,最新款的这个芬太尼,在吗啡基础上整整提升了100倍。


不过这玩意也有明显的副作用,劲太大而且进入人体后,会激活人体产生大量的“快乐物质”,效果跟吸毒差不多,而且有抑制呼吸的毛病,摄入多了太欢乐喘不过气(人在高兴的时候会憋气,笑一分钟会喘两分钟),0.02克就能要了人的命。

尽管芬太尼已经很变态了,不过还有一种比它还厉害的东西,也就是上图的那个“卡芬太尼”,效果比芬太尼又厉害十倍,专门用来给大型动物当镇定剂的,比如大象什么的,如果正常人服用,几乎立刻就挂了。

这也启发了科学家,把那个效果最猛的卡芬太尼做成了武器。也不复杂,搞成能飘在空中的粉尘,用风扇吹到什么地方去,恐怖分子吸进去当场就像大象一样被镇定住了。

2002年10月23日,50多个车臣恐怖分子持枪劫持了莫斯科的一个文化宫,劫持了800多人。俄罗斯特种部队强攻恐怖分子之前就释放了这玩意,恐怖分子吸入后顿时就欢乐上了,很快失去了行动能力,据恐怖分子事后回忆,当时连摁下去炸药开关的劲都没。

不过这次行动总共死了119个人质,其中115个是被芬太尼给搞死的。而且那次行动后,车臣恐怖分子与时俱进地下次打劫都戴着防毒面具,防止政府再放芬太尼。

说到这里,大家明白了吧,芬太尼拥有强大的药劲,不但能镇痛,还能使人欢乐。这么好的产品,很快就引发热爱毒品的美国人民的热情追捧,只是如果控制不好摄入量,追着追着不小心就挂了。单是2017年,因为滥用芬太尼死了3万多人,比他们互相枪击死的都多。

那问题来了,美国人为啥那么愿意用这玩意呢?

这个跟美国医生有关,在美国做了手术或者背疼什么的(美国人的背经常疼,大家如果经常看美剧应该能感觉到他们这个特色),医生就愿意给开阿片类止疼药,甚至牙医都总开阿片类止疼药。要知道,阿片类止疼药在中国当毒品一样管控,在美国那些操作在中国基本不能想象,当然了,我们对消炎药的态度他们也不能接受。

问题是阿片类的止疼药劲太大、成瘾性很强,不少人本来没有“药物成瘾”这方面问题,被医生给经常开止疼药,通过止疼药体会到了毒品的爽,然后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美国那边这些年最新研究显示,穷,止疼药,吸毒,属于一个闭环,而且这三样都无法自拔。

那这里就有个问题,美国医生有病吗,这么坑老百姓,平白无故给老百姓开阿片类止疼药?

这个原因很多,之前美国国会还有个听证会,我仔细看了下,发现这妥妥是制度问题。因为美国的医保体系比较奇葩,把阿片类止疼药给放保险里了,可以随意报销,所以医生优先开这类药,开别的要病人承担的多,医生也是为了降低病人压力。

那问题来了,为啥只有美国这么搞呢?而其他国家完全没美国这么严重。

因为美国药企游说能力强,通过游说国会给自己的药加戏。医生们为了图方便省事,而且本着给病人省钱的原则开止疼药,最后可能把病人变成瘾君子了,这也是为啥我们文章一开始就说,美国5%的人口消耗了全世界80%的毒品,也不奇怪。

美国采取的是一种延续自大英帝国的分权模式,一般议会里各种势力的人一起讨论。

这样有个好处是可以防止极权,毛病是某些利益集团的权势会越来越大。很好理解嘛,比如军火集团在海外打仗赚了钱,回来游说国会去打更多的仗,买更多的武器,他们赚更多的钱,并且通过投机大选给自己谋更多的利,比如川总上台,背后就有军火集团,不过他上台后不好好打仗,还要撤兵,军火集团对他意见很大。医疗系统和保险系统也一样,通过在国会豢养的政客不断给他们自己加利。

一般来讲,这种模式在扩张阶段特别好,利益集团会去分那些增量,并且有动力去进一步扩张。但是一旦扩张停止,就会打劫自己本国的老百姓。

说到这里,多说一句,其实全世界药企都有个冲动,就是把自己的药加入到医保里。大家可能纳闷了,这不挺好吗?

这个得分开说,有些药巨贵无比,如果不纳入医保,基本谁得了奇怪病谁破产。

但是问题是这些病本身比较稀有,而且治疗起来比较贵,如果每个得了病的人都不惜代价抢救,可能是个无底洞,尤其是老年人,生命的尽头总是一堆奇怪病,如果每个老年人都花个几百上千万最后只延长了半年寿命,那医保可能很快就见底了,其他那些本来不严重的病也没法治了。

所以这个问题其实还比较复杂,各国现在的思路还是尽量把常见病纳入医保,奇怪的病就得老百姓自己搞个重疾险什么的,防止几个人把几百上千人的资源给占了,那也是一种不公。

3

芬太尼这玩意怎么就跟中国扯上关系了

理论上讲,特朗普眼里美国所有的问题都和中国有关,而且就在特朗普大选的时候,就一再强调,滥用芬太尼这事,川总不能不管,而他认为美国的芬太尼,主要是从中国来的。

中文网上完全没查到这个说法到底是啥背景。不过在外网上研究了下,大概弄明白了川总的脑回路。

原来在2018年之前,中国对于制造芬太尼的原料NPP和4-ANPP没有管制,这也正常,这玩意属于常见工业原料,在中国这样的一个工业国,管制这玩意确实是不合适。

但是制作芬太尼的工艺并不复杂,而且美国人民有巨大的需求,于是中国一些地下作坊生产了部分芬太尼,通过邮政系统快递到了美国,被美国海关截获了几次。川总当然不会放过任何能黑中国的机会,据此对中国施压,说是中国把他们老百姓给带坏了。

于是中国在2018年对这类原料进行了严格地监管,从这以后中国流向美国的芬太尼已经非常非常少了。

那问题来了,中国这边截了“出口源”,美国那边芬太尼滥用有好转了吗?

当然没有了,不但没好转,还稍微有点恶化,因为美国的芬太尼主要都是医生合法给病人开的。再说了,退一万步讲,美国挨着墨西哥嘛,只要这个兄弟在,美国人完全不用愁拿不到毒品以及芬太尼。

大家记得今年被跪杀的那个黑人吧,他死后体内就被检测除了致死量的芬太尼,还有海洛因,而且这人又有心血管疾病,所以美国鉴定部门认为他不是被警察给搞死的,而是警察的行为诱发了黑蜀黍自己体内的某些疾病。

用美国人自己的话说,美国现在毒品和止疼药泛滥,本质是“制度性吸毒”,如果想解决,就得从根本上治理,比如以人民的需求作为出发点,而不是药企资本家的利益,如果让他们做决定,他们最爱的就是高价药和成瘾性药物。

4

尾声

我们说这事,绝对没有耻笑美国的意思,而是说了解他们搞成这样的原因,才可以避免我们自己踩坑。

很多政策的本质都是共识,比如美国禁毒力度一直很差,因为在绝大部分美国人眼里,吸毒本身就是自由的一部分,哪怕别人吸毒吸死了关你屁事?大家都这样想,禁毒工作能开展好有了鬼了。我国相对好得多,主要是有共识,人人有觉悟举报吸毒人群,朝阳区群众你们懂的。

而且通过这次疫情大家也看出来了,美国人最关心的其实是中国,而不是他们自己的老百姓,疫情都成那样了,川总依旧在天天聊中国。这两天疫情全球之最,而且已经出现了变异款和“二次感染”(也就是免疫系统有了抗体依旧得病),川总最着急的却是关闭中国在休斯敦的大使馆。

多说一句大使馆,川总大选明显要选不上了,如果他大选失败,他女婿大概率会进局子,说不定把他也牵扯进去。所以最近有点疯,接下来三个月啥事都能干得出来,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基层老百姓也根本不当回事,反正死了十几万人,又不是自己家的人,哪天轮到自己家了,其他人也不担心,又不是他们家的人。

至于资本家,就更漠视这件事了,顶着疫情,美股这个全球最大的泡沫继续向上突破,说白了,美国的资本市场已经跟美国老百姓彻底脱节了,你们死你们的,资本家赚资本家的,相忘于江湖。至于资本家为了利益最大化一手造成的眼下的这种止疼药滥用,就更没人关心了。

他们那个医疗体系也一样,本来有机会弄个好的体系出来,但是硬生生弄成了个大毒瘤,不过也好,也向全世界提了个醒,如果医疗体系的目的不是为了人民,而是为了资本家利益最大化,那最后的结果都是“美丽新世界”。


关键词:鸦片战争 芬太尼 布洛芬

分享至

* 免责声明:本平台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是否正确,请您自行判断。